懒懒腐生物

新坑【铁盾/盾铁】《I love you》(已撸出二十三万字目前放出存稿一天一更新!全剧情向)

Riverlethe:

大家嚎~
这篇是在随缘周更的一篇文,因为写得很用心所以想让更多的人看见!基友也劝我说好不容易写这么多不出本攒攒人气就太可惜了,我也觉得很对(好吧这绝对是实话)于是呢跑来Lofter欢喜地开坑了!
【声明】:两个人并不属于我,我只是痴汉!
把存稿放完了之后就开始每周更新~(前三十几章因为都写出来了所以就一天一放(・ω・)ノ
总之请大家多多支持留评以及提建议哟~另外还求各种混CP的小伙伴们XD~
微博请戳http://weibo.com/Riverlethe欢迎互粉勾搭~(╯≥∇≤)╯( ┻━┻ ←【节操】

标题:《 I love you 》

原作:《Iron Man/钢铁侠1-2-3》
《Captain America/美国队长1-2-3》
《The Avengers/复仇者联盟1-2》
《复仇者内战(漫画)》
作者:Riverlethe
分级:限制级(R)
警告:详细的暴力描写
配对:Tony/Steve/Tony 铁盾铁
Clint/Natasha 鹰寡
Thor/Loki 锤基
注释:长篇,感情描写偏多,剧情向,看作者脑洞多宽广系列。
人物不会崩,请放心跳坑,会有【内战】【奥创】以及【复联的那些小伙伴们的日常】,这是个【HappyEnding】yo!


【简介】:这篇文章的设定很直白,队长与铁罐两人都是硬汉。

这些描写讲述的就是他们作为超级英雄贴合生活与战场厮磨的恋爱和铁血,两人之间相处模式是平等的,攻受对于这篇文意义并不大,主要还是真爱至上(亲们也可以理解为互攻,但是俺只是想让他们在一起就好( ̄▽ ̄)~)

我会尽量贴近电影中人物的性格来描写,也不会太虐,【*因为前五六章是以前试水写的所以并没有后面写的好,因为文笔一直在晋级所以作者担保越到后面越精彩 而且真的十分详细*】

总之就是两个汉子详细的爱情长跑,反派神助攻经历生死与战火的厮杀之后,终于看清了注定的那个人原来也深爱着自己的曲折故事———相爱所带给的一切都如此幸福而美妙,即使命运捉弄,他们也都会十指相扣,坚定不移地永远走下去。

【本文剧情线大约是这样】:
起始是从钢铁侠2和美国队长1结尾开始的,复仇者联盟1会是一个相识到发展情感的过渡时期,会完全按照电影情节来还有一些台词也都是,以至于必须动用一些小打小闹(有时候因为剧情需要就会加一些俺脑子里的脑洞进去)而Pepper与钢铁侠的感情状态则是推动两人关系的导火索。

轻松的妇联日常持续几章,紧接着走美国队长2的剧情,也就是因为冬兵的出现,铁罐会单方面的纠结(吃醋)一段时间(虽然冬兵在这篇文章里设定是美队挚友但铁罐吃醋能力Max),队长受重伤,此时还在同一时间段进行钢铁侠3的双线剧情,铁罐为了Pepper再加上其他因素把盔甲给炸了回去一看队长扒在病床上。

然后由于这篇文是2014年十一月初开始撸的,所以从美队2的剧情结束之后接下来就会直接迎来奥创时代(也就是复仇者联盟2)这部电影,但是奥创会有但是不按照电影情节来(但是俺会加一些经典桥段例如手撕木头你懂得)快银和绯红女巫还有幻视的加入都在待定阶段———铁罐造出奥创的存在直接会关联到内战剧情(美队3同时未上映)差不多他和红骷髅联手成为本文的一组大Boss。

然后就开始正剧了,内战的开始(心塞超级英雄注册法案),
内战这里是按照漫画复仇者内战改编的,但俺不会写很多超级英雄(因为实在是不好掌握一些不熟悉的人物角色)初步决定蜘蛛侠会有,猎鹰则会在前面美队2里面出场并且内战戏份也很大,寇森会重生,局长则是一个关键人物(尽管人家度假去了)

而铁罐在内战会被黑化并且早在奥创的时候就隐隐的精分了(别打俺漫画黑的都成煤球了再加上铁罐本身就有心理症结所以决定一定要黑)从而罗大盾会与他站在对立面一段时间,直到内战终结,美国队长投降入狱为止。

寡鹰在这里面会作为副Cp打情骂俏但篇幅不太多,锤基则是会比寡鹰多些,结局美好大部分都靠这一对~
本文真正的高潮在接近结尾的部分,只觉得内战是中心点的亲们太低估作者我的脑补能力了!俺还要撸内战之后的故事!啊哈呵呵恍恍惚惚恍恍惚惚和红红火火(被打)总之要甜回来就是了!大家放一百个心!

【剧透提示】:
1.Peggy会在复仇者联盟2结束后领便当,而她的侄女则会暂时是队长的女友
2.忧萌的冬兵虽然恢复了一些记忆但还是没变成Bucky,并且“抚养权”被队长交给了铁罐
3.Pepper会和铁罐僵持一段时间后彻底分手
4.内战很虐,心梗,但其余部分很甜,心理描写丰富,并不慢热感情互动很频繁,特别是结尾是Happy ending!
5.番外会有一个结婚(没准会放正文里)一个锤基,一个鹰寡,一个复仇者大厦温馨小生活(正文里也会有不少甜段子)
6.喜欢虐的桥段你看这篇文就对了,我会虐得很爽,喜欢甜的桥段你看这篇文也决不会后悔,我这个诙谐的亲妈会把这篇文甜到长蛀牙!


【以下正文】
—————————————————————
序章
-ZERO-
【Intro】
-坠入爱河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
————
——


Tony-Stark。 一个光鲜成功的男人。

没有一个人可以脚踏在在美国这片土地上来打心底里壮着胆子说Strak是个失败的家伙。

这个除了内外增高,的确略微矮小的嬉皮士靠着Howard-Stark说白了也就是他的老爸传给他的良好基因外加科学技术使之成为了一位彻头彻尾的天才———甚至让我们夸大点说吧,他究其影响成度来算都要比Howard还要伟大。
如同不羁的商人,他以前捣鼓过先进军火靠着这门生意挣了个盆满钵满,顺便还捐了几个大型项目,然而Stark喜闻乐见地玩腻了。

或者说,他的良心被爆炸终于从底下掀了出来。

Stark现在正研究智能盔甲,这个被他戏称为“高科技义肢”的铁疙瘩在被研发出来数个月之后就荣誉升为了美利坚的守护者,还顺利得到了一个隆重颁发的小奖章。 没错儿,连带着这位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孩子气老总一起,Tony-Stark这个名字立刻成为了万千少女心目中至高的英雄,还是超级英雄,Iron-Man!
Stark公司的股票也理所应当的突破了以往颠峰的记录,更是像坐了火箭一样疯狂地的水涨船高直冲云霄,收得到的利益足够这个花心癌晚期的败家子儿每隔一段时间就频繁地着手研发一套再扔一套的盔甲和一些造价惊人的奇怪玩意儿了,然而这并不是重点。

要知道,人生就好像围着磁极拼命打转的小石子儿,你必须好好把握住重心在哪儿才能生活得舒坦。

Tony虽然不走寻常路,但他内心深处也和一般人一样渴望着一个又一个的目标,总是没有他得不到的,也总是让他想要更好的。
显然,金子越亮越闪越容易被人羡忌偷走,Stark盔甲那锃亮的诡异品味无疑是往粪坑里撇进去一颗十几克拉的钻石那么显眼———处处树敌听说应该是他上幼稚园就一直贯彻到现在的事情了。

完全不同于他那个晚年宽厚的老爸,Tony就像一个尖酸刻薄挑挑拣拣还自负油滑到不能再赖皮的...未成年人。

没错,就是未成年人。
其实这已经是容缓的修辞方式,熟识他的人们其实更想这样表述———他的骄嫩内心根本就比不上一个会爬的孩子,就连刚出生的驴都比他会说话,这可是事实。

原谅这些知识分子过于粗糙的言论,你得承认,上帝如果真的存在,那么他倒是真的很公平———除了给了Tony-Stark过人的智商和动手能力把他塑造成一个天才外,另一边的情商则是严重地下滑成了反比,还掺了点败坏得惨不忍睹的倔强好面子和各种负面性格。

这就造成Stark真正交心的朋友并不多,然而他在骨子里面看待得住的人那更是半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某种方面他真是孤独得很。

不过这依然是一个看脸的时代,Tony这副远胜其父的好皮囊外加独特的个人魅力依旧折服了一片片的美姑娘与各种有头有脸人物的认同。

但是,凡事都会有压制点。
就像俗话说的那样,一把好锁配一把老钥匙。

然而,属于Tony-Stark这颗钢铁心的那把绝版钥匙就是家喻户晓的超级英雄,拥有四倍强化外加精制手工星盾,上能小跑拆飞机下能全职做家务,身材火辣金发碧眼,制服穿的像个国旗一笑全身酥颜值那叫个破表的国民级甜心,品德高尚全美国公认的九十多岁老人家,人称速冻老冰棍。

对,就是你想的唯一能对的上这刺目光环的那个国民好男人, Captain America 这个大家伙就这么影响了Tony Stark整整一辈子还要有第二第三第四第五无限辈子的富余,这就好比是个为Iron Man量身打造的怪圈,让他只能顺着仓鼠圈滚动着小肚子的死循环。

这也就是命了吧,认命吧,Tony-Stark,你们注定得栽在互相手里。

不过这些事情的细细线头,这些分岔的开端包括无法言述的琐碎,漫长,如同果叶舒长开来的寂静声响的甜蜜———讲述这一切的初始都要从那天神盾局发掘出世纪冰冻人的消息传到Tony四通八达的耳朵里那第一天第一小时第一分一秒来算起,这足以挑起他一蹶不振的兴趣。

就像之前所说的那样,
钢铁侠紧紧锁芯的高科技心脏,也就仅仅配得上这么一把黄铜老钥匙,
他能够打开这把锁,窸窣转动,发出空响,
然后贴耳听见———钢铁侠掩藏在皮囊底下的心脏中央,那激烈鼓动的感情。

嘘,
Tony-Stark将会爱上一个人。

然而这个故事,让我们一起慢慢讲出来。

——
————
——————
第一章
-ONE-
【Inception】
-往往总是这么开始的-
——
————
——————


黑胶碟片正在自己的车库外加实验室里放着他最喜爱的重金属摇滚,手边粘稠的叶绿素草叶茶因为这音波而待在马克杯里来回晃动不已,一缸诡异的深褐色颇有高空翻倒的危险。

嘘——别问他为什么总是放这么大声,因为Tony-Stark就是要配上这个带感的调调,因为钢铁侠就是如此任性,骚包到爆!

“Sir,Pepper小姐正向您迅速逼近,需要我调小音量吗?”
任劳任怨并且善解人意,具有独特的英式幽默腔调,操着一口流利的高级黑Tony-Stark一万年的Jarvis就这样披着看似尽职尽责无微不致的表面下———标准清脆慢悠悠哪壶不开提哪壶地开口了。

智能AI成功让Stark的糟心程度又不知不觉提高了几个百分点。

“不要。”
Tony举着钢化板手,满脸满身机油,蓬头垢面,Stark继续看似全神贯注,一脸严肃地对付着面前这颗笨手手Dummy都能拧上的小螺丝帽儿。

喜闻乐见,Tony在逃避事实,他又把自己安放到了现实与幻想之间的夹缝之间荡漾。

“噢,我明白了。”
老贾善解人意地回答道,他明白的无疑有点儿多。

紧接着,我们的Pepper捧着一摞五花八门无一例外厚厚的公文夹,白色美甲的手指手速飞快地输入密码——她踹开玻璃门,一脸无表情高根踢踏地走下台阶踏入这个不胜猪窝几分的重摇滚之地。

Potts的怒气值隐秘在临界点就差当门一脚,上天保佑,给这一脚的人一定是Tony-Stark。

【嘿,她甚至都没说———把音响关小点声!你疯了吗!Tony-Stark~blablablabla!!!】
无耻之徒钢铁侠在脑海里模仿着故意滑稽化Pepper的语调以及老三样,一吼二瞪三全名,他都受虐习惯了。

显然,自己无感觉陷入幼稚开关的Tony此时有点儿不大舒服———只有这时候他才会憋在心里抱怨着还硬是不敢发出脾气给Potts看。

“老板,这是你的合约签署复印件。”
Pepper连瞥都没有施舍一眼自己当家的新后现代颓废造型,她一脸高冷地公式化笑容,啪的一下甩出资料就立马走人———小辣椒恨不得踩破地板脚下冒火破过天棚直冲出去。

心狠的辣椒女!!!
听着高跟鞋毫不犹豫远离的哒哒声,Tony气恼地别过头,杂乱插满电线的桌子上并没有意象之中新鲜温暖的纸袋,Stark立刻呲牙咧嘴。

天,她竟然没给自己带例行惯例的芝士汉堡!甚至连一小杯咖啡都没有!
坏女人———Tony没好气的瘪起嘴,瞪着眼睛用扳手狠敲了管子一把,不客气的回收到手腕直麻。

他孩子气地将那摞塑胶封皮的文件夹装作“不经意地”推翻,很有成就感地看着稀里哗啦的文件冲破束缚地铺了满地。 钢铁侠用脚印一一为它们签了名———不,不要说他生气了,他很好,他一切都好。

他无论何时都有大把时间大把浪妞挥霍,精力十足旺盛才不会在一颗树上吊死!他才没有自己默默委屈!他才没有又难过又空虚又寂寞冷!

他才没有———没有!

Tony在他的脑袋里暴龙似地咆哮着,现实中的眼神则死盯着Pepper离去的那扇玻璃门,像只是没按时吃到宠物罐头就以为自己被抛弃了的黄色小柯基。
好吧,事实上Tony-Stark很不舒服———他简直就是从头到脚糟糕透了,Stark被消极地淋了个透心凉。
隔着虚拟屏幕看着全过程的Jarvis觉得自己有必要贴心地为这个糟心患者准备一点儿可以转移注意力的东西了。

绅士人性化的老贾扒拉着收信箱,很幸运地发现了一件刚寄达的邮件何以唤起Stark阳痿似的心情。

S.H.I.E.L.D.———响亮的坠尾,这来自神盾局。


——
————
——————


“哈?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饥肠辘辘的Tony从一个装满各种合金零件的抽屉里面弯着腰翻找出一大块儿似乎是前天剩下的芝士汉堡,他皱着眉闻了闻,有点儿馊了,也许他刚刚不该试着咬那么一口。

“...我说,我们需要你的援助,我们在北海里终于找到了——”
“等等,你们需要我的援助?”

Tony无聊地晃着椅子,绷着脸故作惊讶地看着漂浮视窗上面即使脸黑了也压根瞧不出来的局长,气人真是一大值得发掘深入的乐趣。
Stark俏皮地挑起了眉毛———“伟大的神盾局需要我这个顾问英雄的援助了,独眼龙,这个笑话可真是可比过期的奶酪饼一样,酸死了还长着不怀好意的恶心菌毛。”

Nick看着这个铁罐儿得意洋洋地将踏着一对舒适皮鞋的脚,惬意地翘到了桌子上把他的视线那是堵了个严严实实。

“...别再打断我——Stark!听我说,这件事情非同寻常。”
暴躁的局长恨不得从这个屏幕给冲出卡着Tony-Stark的脖子让他好好把自己这句话给听完。
“那我没准能凑合听听,”
Tony心情恶劣的撇撇嘴,但是非同寻常这个词还是让他提起了精神。
Stark懒惰地回头让笨手手把果盘里剩下的唯一一个香蕉拿来,他的肚子咕噜噜地呻吟。

“现在我勉强有那么点时间听你继续唠叨,虽然没有爆米花和可乐,不过好吧——” 他举着香蕉把局长的视屏从自己脚后面拉出来,果然看见了磨着牙如同一只斗牛犬瞪视着他的Nick,这家伙眼白上布满了蛛网似的血丝。

“夜生活多丰富啊局长———猛然吓得我还以为你得了红眼病。”
Tony低头百无聊赖地犹豫着扒香蕉哪头的皮,一抬眼就发现这位神盾局局长几乎要凭着要爆出来眼球的神色来把自己给凌迟了。
“我准备好了。”Stark立刻换上一脸严肃正色的可靠表情。

Nick没好气的最后怒瞪了一眼窝在弹力沙发转椅上一刻不停歇的多动症患者。他担保自己的血压就在刚在已经突破大关了———不过大事当前,就算低三下四也要把这个唯一最快能胜任这项工作的铁人给拉出来这个破烂的老窝。

“我们从头开始——Stark,不要再给我耍那些当误时间的嘴皮子。”
“没问题。”
Tony塞了口香蕉口齿不清地说,这只缺了一只眼睛的巧克力男装作腻糊糊地叫他名字就一定有大事求着他了。

“三天前,我们在北海厚重的冰层下的巨冰里发现了一个沉睡在飞船残骸旁,还有着生命体征的人类——根据当时那个人类身上的明显穿着,身材长相,以及一米距离以内发现的振金星盾来看——”
“等等,振金?”Tony皱起了眉毛,他联想到了一些诡异,“那是我上段时间的研究项目。”

“没错,那就是你家管子底下垫着的那个结构模型。”
Nick毫不客气地打断了Stark的追忆模式。Tony回身看着那个因重压而变形了的星盾,Stark叼着香蕉转过头,他孤疑地看着面前一脸“不要又他妈打断我让我继续说完你再张嘴巴”的神盾局局长。

“航空飞船的残骸经过挖掘残留在碎片上的物质微尘分析比对与明显的图案标示认证之后,我们确定,那艘战斗用飞船的确是出自当年二战末期红骷髅之手。”

Fury端定地直视着他,深冷的黑眼睛里面有着严谨的打算,但更多则是触不到的一片阴翳的黑暗。
“你在和我开玩笑,”
Stark受到冒犯地紧捏着眉毛,“红骷髅的失踪事件顺着一直再到现在怎么也得有七十年,什么人能被厚冰保鲜着活到现在———”
他突兀地戛然而止,Stark握紧了指节,四周的任何似乎都变的模糊起来地不真实。

他是知道那个唯一的例子的,他知道得不能再清楚。

Tony的脑海里响着收音机里调台才会出现的沙沙断线声,怀旧,潮湿,暖褐色的回忆携带着厚尘味儿一股脑地扑了过来,他隐约地看见那撇熟悉的一字胡...Howard...征军...世界大战....
天哪,天哪...
陈旧泛黄的记忆片段充斥了他的视网膜,等下,他必须等一下,给他几秒———Stark的思维急刹车般拐了好几个弯。
他金褐色的虹膜包围着瞳孔紧缩成一个极度兴奋的圆。

Stark紧瞪着Nick-Fury,局长认同般严谨地握了握有力的手指。
“那个人还在。”
他说,像是敲醒世人的一座隆音震厚的沉钟。

Tony不可置信的撑起身子放下了在桌子上翘着的二郎腿,他亮得可怕的眼睛里一动不动映射着蓝色边框构架的虚拟荧幕,连香蕉皮掉在了自己深色的牛仔裤上都没有察觉。

“Captain America——”
他喃喃到,语气小心翼翼地忽转着忐忑的沙哑。

“没错,美国队长还活着,”
同样的激动也蔓延在Nick发颤的手指上,但局长对着Stark沉重的点头,“所以,我们需要你,”

Tony听着着一切,难以抑制的兴奋驻扎在了他的血管里面。

他兴奋地吸气,深刻悸动的尘粒吸入进肺膜往胸腔的心脏里贴合,鼓动。

“我们需要你过来,Tony-Stark。”


——
————
——————


钢铁侠将自己的盔甲收缩成一个沉重的手提公文箱,这是轻便版本。

他祈祷这个局长不是脑抽抽了才让他穿着盔甲火速飞越到神盾局总部———他被这个黑皮海盗催得甚至都没来得及换下他那一套浑身污渍的衣服。

“Fury,你确定不是更年期导致记忆力不好而说错什么东西?”
“我确定。”
Nick抬手输入密码,得到认证顺便还扫描了下Tony胸前亮着蓝光的反应堆———彬彬有礼的女士声音欢迎Iron Man光临神盾局。
Tony眯着眼睛经过频繁的电子验证,乘坐电梯上上下下,打开层层叠叠的安检重压铁门———不由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感般挑起了话头,他有点儿过于跳脱地不自在。

“...自从小时候听的那几个美国队长的故事开始一直到现在我甚至都不太相信那是真的。”
不过说实在,就算现在他亲眼看见美国队长活生生杵在他面前,Tony估计自己还不会以为那是真的———那太夸张了,不光是故事, 他整个人活生生的存在就是一种奇迹。

“你会后悔这么说的,Stark,我赌五美金。”
Nick又伸出左手的拇指和食指,识别验光过后,又一扇严密的机械门被打开了。'

“...我认为识别视网膜会比较把握———话说你叫我过来到底是干什么?”
由于一切都太仓促赶时间,这位压力山大三宿没睡觉的局长根本没有闲情抑制完整地传达了把Tony叫来的理由,仅仅靠着一句“美国队长”和“我们需要你”就把Tony-Stark这个请不动的牛皮糖给框来了。

没办法,谁叫Tony从小是玩着美国队长的发声模型,读着美国队长描述英勇经历的连环画,看着美国队长痛揍希特勒红骷髅的黑白动画片长大的呢。
作为钢铁侠的他清晰地记得自家地下室还堆留着几箱子美国队长的录像带各种玩具及其相关物,不喜欢旧东西的他早就该把这堆破烂给扔了———但关键是,他竟然没扔。
他竟然没扔!噢天杀的!———Tony又在自己脑海里脸皮薄地咆哮着了。

“距离我们从冰层里切割出来Captain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Tony。”
局长冷静地抬手看了眼腕表,无语地打断了旁边正脑内工作的铁人,一切时间现在都显得异常宝贵。
“我们竭力地用一切制冷方法保持这冻结最起码有超过五十年的冰块不被融化依旧封冻着深度昏迷的美国队长,不过究其如此也只能够勉强再撑过三个小时,只要过了这个时间段甚至是自然解冻,温度的强烈温差及渗透损伤会直接摧毁队长的大脑。”

Stark紧皱着眉毛,他开始认真仔细地分析着Nick严肃的话语,“即使超级士兵的血清保护也不行?那可是足有四倍的细胞活性能力!”

“根本来不及修复——你想得明白我为什么要找你。”
Nick疲惫的摇摇头,他目光深重的看着Tony,所有表现都像是把一切希望与可能都捆绑着交给了面前这个头发蓬乱衣衫不整鼻梁上还蹭着黑渍的男人。

“况且Captain还是在处于极度虚弱的假死状态,毕竟直接被封在冰层深处沉睡了超过了六十年,我们根本无法真正确定队长的位置,更不敢肆意解冻。”
Tony抿着嘴唇,说实话他也受到了一些感染———好吧他承认,有谁希望失去与见到自己小时候英雄偶像机会呢,别开玩笑,当然是活生生的那版比冻冰棍惊悚标本版好。

“如果我不答应呢?”
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舔舔嘴唇说出口,Stark挤出来一个假笑,“你们会怎么做?”

“Well...”局长点了点头扁着厚嘴唇做了一个压抑的缅怀神情,他哥八犬似的脸百分百的真诚地证明这是实话。
“那我们只好和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的美国队长告别,分解储存他的尸体———超级士兵的血清会足够让我们研究一阵子,尽管已经丧失了活性,但也许我们能注射什么别的——类似于...”

“行了——”
Tony深感不舒服的眉毛纠结,光是轻轻说说就让他的毛孔里面都难受颤栗地结起了冰,他暴躁地打断了Fury比划的双手。
Nick挑起一个料到其中的笑容,“不过我知道,你根本不会不同意”

“这可难说——任何事情都有万一,如果我不同意你负得起这个责任?”
Stark抬手松了松T恤的领子,他紧绷地不明白这个面前这个人为什么这么肯定———但Tony不知道自己早就踩进了这个圆整的猎圈里面。

“对于你来说,这件事情就是一定的,无论往返重复几次都是相同的结局。” Fury寂静地盯着Stark,局长伸出了一只手指点着钢铁侠胸前泛着冷光的反应堆。

它们磕碰发出坚硬的小声响,随着话语一起震颤着被光亮覆盖着的最深处———“一切的选择都在于Tony-Stark,也就是你自己。”

Nick放下手,他把头拧过一边,尾声被意味深长地放的很轻, “所以并没有万一。”

Stark现在还并不清楚Nick这么驽定的原因,而Fury却不再打算说什么了。

长廊里最后一扇机械门徐徐地收缩,露出唯一空旷堪长的那条道路, Tony-Stark不知所以的挑起眉,一并迈出步子———他走进去。


——
————
——————


“我的天——”
即使是天天和那些惊人的东西接触的钢铁侠 也不免张开嘴巴惊叹地倒吸一口凉气。

开门的第一眼就是这块差不多有三米高两米宽的一大块儿菱形厚冰———深深厚厚的冰蓝色躯体上面还新鲜地带着绒片似的雪块,冷冽的空气顿时让人感觉掉入了冰海里。
在这个巨大的实验室里鲜少地一丝活气也没有,只有这块儿巨大的厚冰孤独地戳在中间,笔直地耸立着,散发着实质性的可见寒气。

脚下的厚铁板有点滑,Tony低头一看,这里早就结上了一层薄霜———不只这些,墙壁上甚至都能看到锯齿状的冰凌,张牙舞爪的告诉他是多么寒冷。
Oh man,他可只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衫呢,钢铁侠打了个冷战,激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Sir,根据数据推算,这块巨冰包裹着Captain的事实为98%。”
Javis标准的英国口音在Tony耳朵里面的小型信号器里回响到,Stark搓着两边裸露的胳膊皱起了嘴,如果这么个大东西里面包着的不是个人的话那就才怪了。

Nick扔给Stark一套银色的厚防寒衣,外加皮靴。
“这个空间在剩下的时间内完全属于你,Stark,任何仪器神盾局都会为你提供,由于必须保密,所以专门人员只会从这扇门给你输送过来。”
这套虽然比不上面前局长的一身防寒皮风衣更拉风,但就冲着保暖这一要素还是勉强接受了,他就快要被这个大冰坨冻死了。

“看你的了,Iron Man。”
Fury最后捏了捏他的肩膀———Tony挑起一个自信的笑容,他一扫之前与Pepper持续几天的阴霾,棕褐色的眼睛像是落进了星辰一样闪闪发光,这是丝毫压抑不住的兴味。

“我保证会切出来一个完好无损的美国队长给你瞧瞧。”

只要是钢铁侠答应的事,毋庸置疑那一定会做到。


“先在这里放置一部碟片音响,对,就这里,别用你那小眼神瞪着我,嘿,可可豆,AC/DC!”

——
————
——————
ps:喜欢就留评投喂作者吧!!!这样才能动力满满!!!
【未完待续】大家22号见:-D

评论

热度(60)

  1. 懒懒腐生物Riverlethe 转载了此文字